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
游客保障
网站导航
目的地攻略 > 中国 > 湖南 > 张家界 > 张家界旅游指南 > 长沙美食
张家界旅游Zhangjiajie
 | 

湘西明珠,拥有“三千奇峰,八百秀水”的神秘之美,堪称“中国山水画的原本”,还有土家独特民俗风情。

想去0

去过0

长沙美食

http://zhangjiajie.cncn.com  2008-12-03  张家界旅游网
上海迪士尼门票限量特惠

湖南好吃的菜很多,这么说吧,就是一个青椒炒肉,也比大多数地方的做得地道,青椒是深碧的绿,肉成了一种酱色的红,一粒粒的青椒籽是鲜明的黄,油而不腻,辣而不火,闻着有炝人的香,吃起来连汤都不剩。别的菜就不介绍了,就介绍一些湖南的小吃。因敝人是长沙人,就先介绍长沙的街头吧,不尽之处,请大家补正。特别是湖南的啊,不得藏私,好味共享。

口味虾

长沙人喜欢吃口味虾,其实这话还不太准确,长沙是好吃的都爱,而且爱吃流行,这口味虾流行的时间不过数年,已象龙卷风一样卷遍了长沙的大小食肆(长沙的大小食肆都被各种各样的食品卷过了很多次,已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地步)。

比较出名的有教育街花鸟市场那一块(佼佼者为顺丰楼)、南门口(佼佼者为四唉揭——唉揭这个词在长沙大约是奶奶或是大妈的意思,找不到那字就音同字不同吧)湖大的堕落街也比较有名,袁家岭的球宝大排档(因为店主做得好,现在已升级为三层楼的球宝酒楼了)。那的虾个大,而且特新鲜,从虾的本身来说比长沙市的任何一家质量都好,甚至好过你自己从菜市场买的。汤做得好,顺丰楼号称鸡汁熬汤,但油腻有余,鲜香不够,四???驳奈兜烂停?但辣得太尖锐,不及球宝淳厚。

在球宝吃虾吃了两个夏天。总结出来的结论
1、实惠,五个人吃不了一百元。
2、轻松,虽然已经是酒楼了,感觉还是大排档,老板也没架子。
3、味道,这是最重要的,而且除了口味虾,这里的烟笋、凉拌粉皮(比松花江饺子馆的好)也很不错。
4、有成就感,吃完后人人面前都有一大堆虾壳,感觉自己有进一石米的豪气。
5、安静,大伙都埋头吃,叽叽歪歪的话比较少,

巴蜀布衣
既然是巴蜀,自然是川味,的确不错,就算没学到十成,起码也有九成象,这么正宗的川味在长沙只有原来的重庆大酒楼才有(可惜一个好好的店,愣没做起来,从解放路溜达到河西,最后的结果还是灰飞烟灭)。巴蜀的结局大约会比重庆强,布置就独具匠心,咋一看挺朴实,乌木运用得比较多,其实小地方很精巧,包括水龙头,一些小装饰,和它的桌子。它的桌子是长沙市唯一的一种,类似于台球桌,其实更象麻将桌,不过铺的不是毡子,而是洁净的石子,台上有块玻璃,让你看得见石头又不至于硌手。

总之属于有个性的装璜,味道还不赖,喜欢川味和情调的朋友可以一试。

加一句,价格中等。
湘都酱板鸭

酱板鸭不知是哪里的特产,总觉得不象是地道的湖南菜,不过长沙哪地都有它,也算成长沙的风味小吃之一吧。

酱板鸭一定要吃湘都的,要不就吃迷你,别随便逮个菜场就进去买,买回来的价格可能便宜而味道难以下咽。

湘都的酱鸭做出了规模,长沙任意一条街上都有,而且大多是集中制作,再分送到各个零售点去,这样有助于保持本身的品质。看到湘都出了名还是如此一丝不苟感到十分欣慰,想当年就是从它还只有一家店面时就开始吃它,颇有草莽识英雄的味道,眼见它一步步地成长,当然希望它威名常在,盛名不衰。

湘都的酱板鸭的特点在香,干瘦瘦的一只小鸭子,放秤上称顶多一斤,但肉干而不韧,用白话说就是有嚼劲而不费牙。味道咸鲜,有一点点辣(如果是不吃辣的人那就是相当的辣了),刚吃也只觉得一点点好吃,一路吃下去,就恨不能连皮带骨一起吞下去。经板儿砖及其同事共同推荐,最好吃的是鸭脖子,其他部位有人说是鸭皮,有人说是鸭胁,也有人强力推荐鸭翅,各有千秋,不一而论

麻辣烫

据说麻辣烫是川味,但在湖南也着实火了一阵,湖南人最大的特点是哪的菜都吃,但吃着吃着,哪的菜都成了湘味。

麻辣烫说白了是煮红薯粉,也有用圆形米粉或粉丝来代替的,但怎么着也没有红薯粉够劲。做麻辣烫的店很多,但得好的要属省政府后门的那家(店名总记不住,每次都是冲进去吃,没想到抬头看一眼,而大家好象也都心照不宣,只要说省政府后门全都心领神会)。那的麻辣烫不知加了什么,味厚、辣、香,一碗热腾腾的红薯粉端上来,撒着葱花,干椒,浮着一层金红色的油。你还可以加料,一串串洗得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的菜,象豆皮裹芫荽,黄螺,土豆片,海带片,蘑菇(有两三种),金针茹,藕片,二三十种,当然也少不了鸡肉牛肉猪肉等荤菜,以解肉虫子们吃肉之需要。这些菜你想要哪些就拿哪些,店主帮你煮好,放在辣辣香香的汤里给你一块端上来。闻着那味,吃着那菜,出一身汗,那叫痛快。

特佩服的不是店主,是老板娘,店里人头涌动,每人最少都吃四五样东东,自己在架上取了就往店主那一扔,自己找位子坐,过不多会就给端过来,吃完后才付钱,有时连自己也记不大全自己拿了什么吃的。也不知那老板娘怎么记住的,反正也没出过什么错,起码我没遇到过[呵呵,老板娘是按红签和白签收费的,简单易记。--哈蜊油注]。

煲仔饭

严格地说煲仔饭不属于湖南小吃,但湖南人吃的一大特点就是博取众家之长,取其精华去其糟粕,将天下美食融进湘菜之洪炉。

长沙卖煲仔饭的地方挺多,属中式快餐的一种,店面大多也类同西式快餐,走简单大方的路子,但我想说的只是一家小店。

店很小,只是十几平米,装修也极简单,浅栗色的杂木桌椅,墙上贴了几张用儿童水彩笔写的煲仔饭的名目。据我观察,好象真的只卖煲仔饭,其他一概没有,连水都是靠门一自动饮水机,想喝自己倒。

进门自己找位子坐下,一般的来说人还挺多,有位子就坐吧,没有挑三拣四的余地。小姐一手拿笔一手拿个小本溜达过来,极象拦了违章车准备开罚单的警察。点了菜,水就不喝了,到店门口的摊上端碗排骨炖湖藕或者牛肉炖芋头(真正的老火例汤,汤清而入味,不知是不是这店做的,反正煲仔饭与汤算是相得益彰)。

喜欢吃这的鳝鱼黄瓜煲仔,后来听说长沙的鳝鱼都放激素,就没敢再吃,改吃红烧牛肉,焦焦的饭,浓浓的汤,打开盖子,混和着浓冽香味的蒸气扑面而来。味好,量又足,十来块钱可以吃得撑住。

备注:号称长沙第一煲仔,位于先锋厅的一条小巷内。

牛肉面

李合盛是一家清真馆,里面别的东东很少光顾,极有印象的是麻辣牛肉面。

看样子是很简单的食品,青椒牛肉加面条,但火候好,牛肉熟而嫩,青椒炒得颜色深碧,但又没起壳起泡,还保留着一点生生的冲辣。既然是麻辣牛肉,自然有一点点麻,开始总疑心放了花椒或麻辣油,很仔细地找过,并未找到证据。后来经不懈追求与努力探索才知道,这面的主要原因是咸淡的调和与火候的掌握,用料方面倒是极简单。

可能是经营无方,店堂感觉越来越脏,服务生的态度越来越差。这些都忍了,直到面的味道也越来越不行了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,拍案而起,拂袖而去。

怀念是什么味道?有人说是清晨的薄雾,有人说是雨后的山林,我说,怀念,就是李合盛麻辣牛肉面的味道。

唆螺

长沙很有名的唆螺一条街在黄兴中路,现因城市规划,黄兴中路正在修,不知唆螺街是否无恙。

唆螺,是一种螺(好象是废话),一直怀疑是田螺,吃了很多次,总不记得向店主们求证(店主们的意思是那里有很多家店)。个不大,和食指的指头差不多,还有一种大个的,状如法国蜗牛,但味道并不算好,也不叫唆螺,买的时候为了区别,将它叫成是田螺,到底是还不是无法考证,毕竟从没去过它的生存环境。

白天吃的人好象不多,到了晚上就热闹起来,应该是属于夜市的一种吧,三五好友,找一家店坐了,唆螺都煮在直径过七十公分的大锅里,一人叫上一份,再点些卤的鸡翅鸭翅鸡腿鸭腿,喜欢素食的点些蒜苗、海带、豆笋之类,带上几瓶啤酒——吃夜市不喝啤酒总是不够尽兴的,而除了啤酒,在夜市摊上喝红酒或白酒总觉得有些奇怪——那里的小孩开啤酒的样子倒是可以大书特书一番,一瓶啤酒拿过来,左手抓住一晃,右手在瓶底一拍,轻微地一“砰”,酒瓶就开了,姿势潇洒飘逸,极有大家风范,板儿砖不能形容之万一,完全没有某些同志用牙用筷子,一头汗还打不开的尴尬劲。

吃唆螺是要有点技术的,看小姑娘吃最赏心悦目,三个指头掇起一个,放在小嘴里一吮,螺肉就进去了,而肠子什么的都弃之于外,干净利落,见之忘俗。要搁在一不会吃的男同志嘴里就比较难看了,两指头拎一螺(手太大,就只能两指头了),放嘴里,螺与嘴不成正比,用力一吸,螺肉没进去,再吸,还是没进去,一脸通红,螺里的汁水洒到了腮帮子上。这个就得向板儿砖学习了,不收你们学费,一个个听好了:板儿砖吃那玩意儿的简单方法就是——用牙签。呵呵,随你多狡猾的螺都得乖乖地……。

永州血鸭

永州就是永州之野产异蛇的永州,也就是柳子庙的永州。板儿砖并不知道它的特色小吃是什么,只是在长沙长岭看见了这么一个叫永州血鸭的小店。

经过板儿砖的实地考查,这个血鸭其实就是干锅鸭。火锅是大家所熟悉的,干锅又是个什么东东呢?其实干锅类似于火锅,下面是个酒精炉,上面放一小号炒菜铁锅,菜至其内。菜一般是荤菜,大多成块类(个别也有成丝状的,比如干锅手撕鸡,干锅手撕腊兔肉,干锅酱板鸭等等),锅内无水,故称干锅,有别于放汤的火锅。

血鸭先姜蒜孜然干红椒等暴炒,再煨熟,放至干锅开上火,鸭油烧得之之地响,这是一般的做法,而永州血鸭与众不同高人一筹的地方(现在也算不上与从不同,几乎所有长沙的店都学了这么一手)就是在做好的干锅上撒上一大把生的大片青椒(其数量之多以至于看上去象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,给人的感觉就是长沙的青椒不要钱)。鸭子本来是有一种膻味的,被暴炒后,已几乎闻不到了,放上青椒,再被下面的热油一暴,只闻到一股青椒的清炝和鸭肉的浓香。

虽然味道这么好,还价格不贵,一份三十几元的血鸭两个人基本吃不完。

罐子一条街

长沙人喜欢热闹,随便什么一出来就是一大片,聚在一块就成了一条街。什么嗦螺一条街,蒸菜一条街,甚至烂布一条街,其中就有罐子一条街。

罐子一条街不是卖罐子的,罐子倒是很多,它那卖的是罐子里盛的菜。对不吃辣的朋友来说,罐子一条街是避风港,对喜欢吃辣的来说,罐子一条街也是别有风味。

看名字就可以知道,这菜与罐子有关,一条窄窄小小的巷,两边都是店铺,每家店门口都有一二十多头的灶,灶上煨的自然都是罐子了。进巷的第一感觉是晕:巷窄而昏,光线暗淡,眼前蒙蔽着罐中冒出的白汽,鼻中闻的是数十种菜炖出的异香,耳中听到是热情的招呼“您请进您几位”,喉中也不由自主地冒出口水,真是无处不忙,无处不晕

私下最喜欢的是笋,不管是洋鸭炖笋还是土鸡炖笋,上来趁别人还在傻乎乎地吃肉,板砖就瞄准笋子猛挟,吃完后再告诉别人:“这个菜嘛,滋味都在笋子里,其次是汤,最后是肉。”让其他人深恶痛绝,徒呼荷荷。当然,此计只可一不可再,等第二次和同一帮人去的时候,笋落谁家就各凭本事了。

说实话,要不是老板告诉我那是笋我还真不敢确定,白白的,象过于疏松的海绵,看它的样就让人遐想:“这汤得炖多久啊。”笋本来是无味的,可它的特点是易于吸收其他的味道(这特性类似于茶叶,有人就用茶叶的这特性放冰箱里吸收异味),当它炖在汤里时,不但吸收了肉的鲜味,还有姜的辛味,葱的香味,当然还有些我不大知道的调料,如果全知道了,罐子也就不再有什么出奇之处。

前年号称正宗老字号的第一家罐子搬出了那条街,转移到了街旁边的马路上,虽然宽敞了,舒服了,吃着喝着的时候,偶尔也会怀念原来晕乎的感觉。

蒸菜
  
长沙的街很多,除了上面说的外,还有蒸菜一条街。

蒸菜一条街所在的地理位置人人都知道——火车站,但去过的人并不一定多。玉楼东的对面,极不显眼的一条小巷子。同样的有很多门面,有很热情的老板。第一次进去时是一个朋友带去的,被拖向一不怎么显眼的小门面时,我的眼睛还颇留恋地盯在显得最气派的“建军蒸菜馆”(名字不保证正确)的招牌上。

进去后果不其然,极狭小昏暗,朋友一付老马识途的模样向蒸菜馆的小妹要座位。那么个小地方偏偏人还极多,想要的雅座没有了。所谓雅座也就是一间极小的房,里面只能放一桌子,我瞄了一眼,大约是老板家的阳台改造的。

去蒸菜馆倒没怎么吃蒸菜,因朋友一力主荐那里的老干妈炒腰花,我又主吃牛肉,蒸菜只上了个南瓜应景。但从客观上说,那里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,而且相当便宜。

正宗的蒸菜应该是浏阳的比较多吧,食肆中经常可以看到小钵的蒸茄子、蒸青椒、蒸排骨,而腊味合蒸是传统湘菜,就不用说了吧。

"和记"的米粉

长沙有名的面馆呢 :甘长顺 和杨裕兴~